先師吳華森師父喪禮
A memorial service for Sifu Ng Wah Sum

生於丁丑年十月廿六、終於庚寅年正月廿五

嚴師吳華森師父喪禮

四月五日下午五時
 嚴師 吳公華森之喪禮以道教超度儀正式進行:靈堂中央擺放師父遺像,牌面寫上德範長存,靈前擺放孝子賢孫花牌,兩旁分別掛有輓聯,
 左邊是:詠春吳華森同學會輓聯【慈惠常留眾口誦 典型堪作後人師】;
 右邊是:師父生前好友吳式太極大師冼孟豪輓聯【曩惜拳壇馳騁揚威獅城 今朝駕鶴西歸名留香江】。

隨一般紙扎祭品外,享福殯儀郭凱邦師叔更私人送贈紙扎拳館一所;館內刀、棍、樁樣樣驅存。
 而花牌祭帳布滿靈堂直至門外,靈堂近出入口右邊,擺放了一些師父生前舊照,以供各位有心人仕懷冕嚴師惜日風彩。

晚上大概六時後,百多位詠春同門紛紛親臨致哀:徐尚田師叔公、葉準師叔公、葉正師叔公、楊榮師叔公…、盧德安師叔、彭耀均師叔、梁定國師叔、呂志德師叔、江強師伯…等、以及師父好友及各界有心人仕也紛紛親臨致哀。有些詠春同門及有心人仕雖然身處外地要務纏身未能親臨致哀亦送上花牌祭帳。(人數眾多未能儘錄,敬請見諒。)

晚上九時舉行公祭儀式:先由吳公華森長子吳觀麒率領吳公家屬兒孫,詠春吳華森同學會進行公祭。隨後,詠春葉準同學會,葉準師叔公親率眾師叔進行公祭。

翌日早上九時舉行大殮儀式;由詠春吳華森同學會林潤兒師姊致悼詞,十時辭靈,由吳公華森長子吳觀麒率領

一眾孝子賢孫,由眾弟子扶靈舉殯;兩部五十座位旅遊巴士隨靈車出發,將遺體送往鑽石山火葬場火化,嚴師從此長歸故土。

但看到吳公華森長子吳觀麒,原配夫人,一眾孝子賢孫及眾多的同們齊集一起向師父進行最後的告別,傷痛之餘亦感到安慰。

 

      謹此向各位有心人仕及詠春同門作衷心致謝

 

本會在此謹代表嚴師及師父家屬鳴謝下列各位有心人仕及詠春同門花牌祭帳

本會謹此向各位有心人仕及詠春同門作衷心致謝

 


本會在此謹代表嚴師及師父家屬鳴謝下列各位有心人仕及詠春同門花牌祭帳
( 排名不分先後 )( 如有錯漏敬希見諒 及 請即以電郵方式聯絡本會 info@ngwahsum.com )
詠春葉準同學會
詠春葉正體育會
詠春體育會
詠春樓國術會
葉問國術總會
香港詠春聯會世界詠春聯會
工聯會詠春班 (游偉強)
銅鑼灣紀律部隊詠春拳班 (黎錦怡、梁定錩)
詠春梁相同學會
國際白鶴派張國華國術總會
溫鑑良國際實用詠春拳總會
香港居合道及古流劍術協會 (陳國中)
歐州詠春吳華森同學會 (麥理露)
山莊詠春館 李舉
精研詠春學會
伍燦詠春
國際詠春總會 (梁挺) 香江武術會 (鍾振昇、蔡鎮全)
詠春招鴻鈞拳館 布建華詠春國術會
美國三藩市灣區詠春同學會 (鐘萬年、鄧兆麟)
澤東電影有限公司
布建華、關杞同門
盧德安、彭耀均、梁定國
單國基、郭桂森
潘寶棠、朱嘉顯、黃耀宗、林士昂師弟
馬北泉
梁紹鴻
呂志德、謝立仁師弟
蕭煜民、李偉志、劉志瑛、陳文德
冼國林師弟
梁沛忠師傅
嚴子健、司徒成、可樂仔
陳金有、卓貴興、John Dougall
馬田、Joe Yu、王楚雄
蘇育輝、張繼聰、葉榮煜、張志敏弟子
鄭家寶、仇龍英弟子 朱耀基弟子
賴健發、方浩賢、黎浩然、陳智偉弟子
Annie弟子
林立三弟子
張耀文
杜宇航、陳嘉恆、周定宇師侄
Brian、何敏文弟子
北美洲弟子鄒國忠
陳勳奇
呂良偉弟子

嚴師吳華森師父喪禮大殮悼詞

吳華森師父習武超過五十年,學武初期先接觸洪拳,隨後在機緣下跟隨師公梁相學習詠春。在習武的五十多年歲月裡,師父經過不少悲歡離合高低起跌。在我們跟隨師父的日子裡,他喜愛跟我們分享這些趣事辛酸史,包括和太師公問公、師公梁相相處的逸事和趣事、與同門或其他門派切磋的過程等等,甚至是自己做過的錯事,他從不有所隱瞞,全都跟我們分享,這都是徒弟們最為津津樂道的事,我們聽不膩、師父說不完。師父說的故事裡,都會有些道理跟我們分享,由尊師重道、詠春的基礎和精要所在、至「德高藝必深,無德藝難精」的道理教曉我們武德的重要性。他從來不會直接要我們怎樣怎樣做,只會間接地告訴我們「從前我們會怎樣怎樣做,但現在的人不會了」,當聽到師父這樣說便會知道他有所不滿了,而我們亦會有所警惕。

師父收徒重質不重量,從不用桃李滿門來顯示實力,甚至在晚年一次又一次打發找上門想拜師的人,唯有那些堅持想入門,三顧草蘆甚至比三次更多的人,師父對他們有所接觸後知道其人品加上被他們的毅力打動,才會收他們為徒。師父在收徒授武時,對徒弟的要求如此高,全因為師父當年學習詠春時勤奮堅毅,甚至用數年時間不斷練習小念頭,堅持改進至最好;為免收了懶骨頭、或是沒有毅力的人做徒弟,寧願貴精不貴多。而他對自己的教學也有一定的要求,他總是有耐性地教授徒弟、不厭其煩地指點、跟進每一個徒弟的進度。所以寧願小班教學也不願收了一大班學生卻顧此失彼。就算近兩年身體大不如前,少有跟徒弟痴手,他還是會一眼關七看著我們,有甚麼錯便會指出。他的耐心教導並非求我們武藝非凡。但求我們學得好,不會丟詠春的架。

一旦師父收你為徒,他都會一視同仁,無論徒弟來自何方、是何國籍。一經肯定,師父不會厚此薄彼,只會毫不保留地將畢生所學傾囊相授,但當然要看你的程度,斷不會初學便讓你埋樁。雖然師父從不在人前稱讚徒弟,甚至有師叔伯在師父面前稱讚我們,他也只會挑惕,不會讓徒弟有機會自滿。雖然他嘴裡總是吝嗇讚賞的說話,但他對我們的關愛,充分顯示他對待徒子徒孫如親子侄,事無大小他也會關心和給予意見。有一句說話「一日為師,終身為父」,可能現在的人都不覺得這句話有甚麼道理了,師徒關係消失,換來是較疏離的師生關係。但這是師父根深柢固的思想,他對好徒弟,就如子女一般。因為師父的愛錫,我們才更捨不得他。

除了對徒弟好,他對同門後輩也沒有長輩的架子,只要你願意跟他談天,他便會跟你談天說地。大家也知道,我們的師父是一個慈祥健談風趣的老人家,後輩跟他交談不會覺得沉悶。我相信每個同門都會永遠懷念師父的笑聲、他玩過的魔術、他話過的當年、他的指點、甚至是他親切的粗口......大家都不會忘記師父。

我們一班徒弟能夠成為師兄弟姐妹,都只因為師父。因為師父從不分你我、不分膚色、不分性別、不分資質都悉心教導,我們才能無國界地走在一起。師父的無私授武論德,雖然我們未必能把師父所教的全部學好,但在過程中徒弟們定必各有所得著。你走了,我們一班徒弟將會永遠掛念你的笑容、你的責罵、你的教誨。永遠懷念這個固執但其實像個小孩子一樣貪玩的師父。



師父靈前擺放孝子賢孫花牌祭品


詠春招鴻鈞拳館花牌
詠春體育會花牌


盧德安、彭耀均、梁定國花牌
詠春葉準同學會花牌
詠春葉正體育會花牌

師父生前舊照

詠春吳華森弟子同人向師父行禮 馮冠忠及眾弟子紛紛排隊為師父上香

意大利弟子麥理露攜娟飛底香港親臨致哀 葉榮煜師叔及張繼聰早在四時已到達靈堂給師父上香